AZ仔的奇幻漂流:牛津-阿斯特捷利康疫苗接種記

2021年9月10日,星期五,這一天,終於來了,

「終於」會是我對今天的最佳註解,身為26歲的年輕人,我們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終於在這個夏末,等到了第一劑的疫苗。

這一天,天氣異常的好,就補班日的時候請假的心情一樣。但這樣的好天氣,其實是因為強颱將至的緣故。

「暴風雨前的寧靜」,講的不只是今天外頭的大晴天,也將會是我自己的生理狀態。

AZ疫苗

牛津-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疫苗,是最早問世的一支疫苗,也是全球最多人打的疫苗。

這款疫苗因為開發者非大企業,而有著救世的良知,價格相對實惠,造福了許許多多的人。當然,它的出現正如所有未知的事物,伴隨著滿滿的批評。

在台灣,它可以說是最先受攻擊的疫苗,縱使在百萬人打過了AZ第一劑後,仍然存在著不少有意無意的負面評論。

我選擇打這支疫苗,除了是有限選擇下的結果,也是因為我相信它。縱使有著相對強烈的副作用,縱使外傳的保護力不比其他疫苗來的高,但只要它能免於重症,我想就沒什麼理由不接受了。

這天,我是預約11點打疫苗,一個不早不晚的時間點。我剛好可以睡的晚一點以彌補昨日夜間在凱爾莫罕大戰(註1)的愧疚,也可以讓自己維持一個良好的身心狀態,而且假日嘛!有什麼理由不睡飽呢?

這天,在相對「飽足」的精神下,吃了三星蔥餅、肉鬆蛋餅與紅茶作為早晨的盛宴,並滑著手機打下這篇文章,不久,十一點就要到了。

9/10 10:40 攝氏 36.5度

——————

註1:凱爾莫罕(Kaer Morhen)大戰:這是知名遊戲《巫師3》裏頭知名的一場戰爭之一。簡要的說,就是為了保護女配角希里(Ciri),對抗異境的敵人「狂獵」,在主角傑洛特(Geralt)的策劃下,展開的一場悲壯的守城戰爭。

速戰速決

利用社區活動中心改建的接踵站,一切井然有序。

從家裡走到社區的接種中心,不遠也不近,大概十分鐘內就能抵達。但因為天氣太熱,我心裡的感受遠遠超過十分鐘。

在這個炎熱的日子,接種站彷彿是一種救贖。冷氣不強,但涼的讓人不想離開。

「我是十一點的…」接種站並不擁擠,一切井然有序。本來以為我需要等個十分鐘到十一點才可以按照預定的時間施打。

「沒有關係」工作人員示意我,於是我就照著流程,量額溫、消毒,領取接種意願書與小黃卡。

很快,被引導入座的我,按照指定的號碼牌,與身邊社交距離1.5公尺排排坐的年輕人們一樣,在那等著疫苗進場。

接下來發生的事,實在太突然,突然到我開始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打了疫苗。但接種那隻手微微的酸,證實我真的打到了。

大致流程是這樣的:

一開始先填寫紫色的接種意願書,上頭有疫苗的說明;接著在小黃卡上簽名。然後醫生會坐在辦公椅上,有點滑稽但很嚴肅的,滑動著問在場每一位施打者,最近有沒有什麼狀況。

「最近有沒有發燒、身體不適還是對疫苗過敏的情況?」我記得他好像是這麼問。

「沒有,但拉肚子算嗎?」

「不算」

簡單問候後,另一個護理師就走來確認資料填寫是否正確;不久,換一名推著推車的護理師走了過來。

你要打哪一手?

我舉起左臂。就這樣,迅雷不及掩耳的,感覺到一根針刺入肌膚內,伴隨而來的,是微微的酸感。

「輕壓3-5分鐘」。我照著做,就這樣一邊壓著剛剛打完的地方,一邊觀察著其他人。在場的大多數是年齡看來跟我相仿,20-30歲左右的青年人們,他們每個人看來都很平靜,一時之間,忽然覺得這個大禮堂好像成了某個聖殿,這些人們都成了虔誠的信徒般,對救世的疫苗之神,無聲但真誠的讚嘆著。

大約十五分鐘左右(註2),再聽了一次又一次的疫苗衛教宣導,並交回接種意願書後,一名拿著大聲公的工作人員便示意我這一排的大家可以緩緩站起來,準備離開了。

9/10 10:58  接種

9/10 11:08 微微的酸感

——————

註2:施打完後務必在原地觀察10-15分鐘,確保沒問題後再慢慢起身離開。

風起

施打這天天氣真的很好。社區活動中心旁充滿著人聲,活力十足。

「打完了?」我帶著微微的意外,走出了有點不捨得離開,微涼的社區活動中心。除了大太陽,外頭開始起了風。我想最快傍晚,颱風可能就會來了吧。

來時路與回時路沒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是,我走進了藥局。

「你們今天打的是AZ,來。」藥劑師拿出後方一組組退燒藥的其中一包,裏面包含了藍色盒子的退燒藥與電解質發泡錠。

這是診所醫院會開的退燒藥。AZ很準時,10小時到12小時後你就會進入搖滾區,到時候就配發泡錠水吃一顆。

藥劑師興奮莫名地說。

所以到時候我開始燒就要吃一顆嗎?

對,10小時後就會進入搖滾區了。

他一直強調。

藥局都配好了。

於是,我就拿著這一包退燒組合,以及剛剛打完針的證明,帶著微酸的手臂,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回到家中。

9/10 11:50 攝氏 36.6度

剛回到家,感覺上沒什麼差別。我看了點新聞、滑了IG,很快的就到了下午一點。

透過foodpanda叫的豐盛便當,我完全沒有沒胃口的問題。

吃了外送的蔥油雞腿便當,喝了自家熬煮仙草,一邊看著Youtube,一邊想著等等要來玩Switch,心想,這是多麼悠閒的假日啊!

飯後,我打開了Switch,登入那個最近常玩的免費賽車遊戲,想要來場極速狂飆。但此時,就像電視螢幕裡那快速的、橫衝直撞的賽車畫面,我開始出現了微微的昏沈。這樣的昏沈比較像是剛睡醒的感覺,除了玩遊戲偶爾有點小失誤,不太能完整集中精神外,基本上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9/10 13:50攝氏 37.3度,有點微微昏昏沈沈的。

9/10 16:50 攝氏 37.1度

9/10 19:50 攝氏 36.5度

9/10 21:20 攝氏 36.4度

不知是誰說打疫苗不要吃炸的,但我都吃了。

直到疫苗施打10小時後,除了手酸痛與微微的倦怠感,我並沒有什麼太大反應。玩了電動、看了書,晚餐還吃了地瓜球。

看似毫無危機的我,卻總覺得今天應該會走進搖滾區,而且時間真的快接近了,所以有點意興闌珊的,做這些事情沒多久就結束了。

我懷著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因為希望自己的免疫系統能像其他朋友一樣「年輕」,不想當個被疫苗認證的老人,卻又擔心著副作用的發燒頭痛(註3)。

這也像是颱風即將到來一樣。不少上班族總暗自希望能放颱風假,但多少又會擔心,不能預期的颱風帶來的災害。

風起了,但沒有很強烈。不論是在指颱風,還是我的身體。

——————

註3:#疫苗認證的年輕人,意指AZ疫苗在年輕人身上副作用明顯。常見的是頭痛、施打部位疼痛、發燒等症狀。如果施打後12-24小時內沒有出現任何不適,則可以自嘲 #疫苗認證的老人。

搖滾萬歲

Photo by Polina Tankilevitch on Pexels.com

時間來到了十一點半,平時的我,在這時間點精神應該還是很好。但今天卻覺得有點微微頭暈,無法太集中精神,酸痛感增加,量一量體溫,沒有發燒。想說躺下來聽過podcast,如果睡著,那就算了。

沒有想到的是,我卻完全睡不著,漸漸地,感到手腳越來越冷,又因為左側手臂的酸痛,讓習慣側睡的我只能睡一邊。一邊聽著podcast ,一邊試圖找出逃離搖滾區的道路,不過滿滿的抗體群,硬是把我往舞台方向推,越來越近…

9/11 00:20 攝氏37.2度

9/11 0:50 攝氏38度,打疫苗後14小時。

全身發熱難以入眠。

從微冷到炙熱,我的體內正在進行一場盛大的軍演。我想不到什麼形容詞可以去形容這樣的狀況,只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在燒到38度的「門檻」時,我吃了一顆藥局開的退燒藥。

不久,感覺好多了,我不想管了,我要睡了。

這個深夜,我一直處在一個半夢半醒的狀態,除了身體很熱,也有冒冷汗、微微頭痛外,覺得全身酸痛的範圍越來越大,從施打部位擴散到左半身。

「輾轉難眠」並不只是個會出現在字典的成語,更是確確實實的顯示了現在的狀態。

有人說,AZ的副作用就像被車撞,我終於明白這是什麼樣的感受,畢竟我沒有遇過那這樣的危機,頂多自摔摔斷鎖骨。

痛、不適、爬不太起來,想要走個幾步去廁所都覺得不是很好控制自己的身體。我的免疫系統此時此刻正在大肆的唱著搖滾萬歲,但我卻一點也嗨不起來。

天亮

Photo by cottonbro on Pexels.com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我整個人似乎經歷了一場華麗而悲壯的冒險,終於從AZ大魔王的肆虐中撐了過去。

9/11 9:30 攝氏36.8度

在父母輪番進房問候狀況下,我在九點半這個「很正常」的假日起床時間下了床,看到外頭陽光燦爛,絲毫沒有一點颱風天的樣子,不免也暗自期許,希望今日的身體狀況就像外頭的好天氣一樣。

此刻的自己,身體左半邊的痛仍未停止,仍是有點輕飄飄的並伴隨微微的頭痛,但整體來說,好上很多很多了。

9/11 10:50 攝氏36.9度,疫苗施打過24小時

9/11 12:07 攝氏36.9度,頭痛、手臂痛。

9/11 12:50 吃了第二顆止痛藥

9/11 13:50 攝氏36.7度。突然的,頭痛緩解了很多,距離施打時間也超過27小時了。

下午三點左右,我回到床上「補眠」,直到我下一次醒來,已經四點多接近五點。此時此刻,頭已經不再那麼痛,而左手臂的疼痛範圍也縮小了,好像暴雨過後,慢慢地天晴,意識更加的清晰。我想,我撐過去了。

9/11 15:10 攝氏36.6度

9/11 17:00 攝氏36.5度

AZ疫苗第一劑的副作用,在這個周末終於讓我得以見證。雖然有點痛苦,但撐過去再14天後,就代表對於武漢肺炎病毒有了基本的防護力,而且重症的機率大為降低。

聽說第二劑副作用很小,剛剛好的跟莫德納相反,這樣先苦後甘,或許是我們最該承受的狀態。但不論是施打哪一牌疫苗,只要有打,就能讓我們離病毒遠了一些,讓大家越來越安心,越來越安全。

防疫這件事,從來不是一個人在做的。不是政府施行哪些政策就可以防疫,不是你自己每天勤洗手狂消毒就能夠防疫。要讓疫情的瘟神離開台灣,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最基本的,就先從打疫苗開始

更多生活故事

遲來的週年慶│敘事圈Podcast一週年,我的一些心得分享
或許,是該找個時間,讓我煮碗統一肉燥麵給阿嬤吃吃看了

關於敘事圈

看時事、聽故事,就看敘事圈FB→點這裡

美景、美食、生活的每一刻,都在敘事圈IG→點這裡

加入FB社團,一起聽故事!→ 一起聽故事

用耳朵聽故事,敘事圈Podcast在這裡→SoundonApple podcast、KKOBOX、SpotifyFirstory搜尋「敘事圈」

如果你覺得這個網站很不錯,歡迎贊助,讓我能夠越做越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