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建國:俄羅斯的「主權網路」分割世界?

「主權網路」法案

201812161946135_l
圖/網路。

2019年5月1日,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簽署一項新法案,只要遇到緊急狀況,俄國政府主管機構可以切斷與外界的聯繫,建立一個獨立於全球網路之外運作的國家網路。這項法案預計於11月上路,對於網路自由不受管控的俄羅斯來說,這無疑是一項衝擊。

這份法案我們外人難以詳知細節,但從現有資訊大致上能得知,俄羅斯試圖在2021年前建立自己的國家網域系統(domain name system,DNS),作為現有全球網域系統(當前的系統將不同的網域名稱轉化為不同網址)的備案。與世界通用的網際網路作切割,讓裡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資訊進不來,網路內自顧自嗨。

這項法案,被外界稱之「主權網路」(sovereign internet)法案。

「網路主權」與「網路防火長城」

Firewall
圖/網路。

這種情況,在世界上其他國家並不是沒有。許多人聽到這樣的消息,馬上想到的,就是中國的「網路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在中國,網路是被政府嚴加管控的,他們的網路,有若被高厚城牆包圍的世界。牆外是一整個世界與無盡的資訊,不論好壞,牆內則是中國自己,以及政府希望你看到,「為你好」、「不要讓外界汙染」的訊息。

所以在牆內的人民,只要不「翻牆」,他就無法得知「真實的世界」是怎樣,而全世界都通行的東西,他們卻無法使用(除了中國自己銷往世界的)。

更有甚者,2015年底的第二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聲量逐漸擴大的中國,提出「網路主權」(internet sovereign)的概念,認為網路應如國家領土,國家應可獨立自主地發展、監督、管理本國互聯網事務,國家的觸手伸入網路這片虛擬世界中。

「網路主權」,可以保障「國家安全」,管控「網路秩序」,對於「有心」的政府,無疑是極佳的主張。

現行的網路可以分割嗎?

apps blur button close up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就目前來看,不論中國網路防火牆怎麼擋,或是俄國意圖切割網路,總是會有人溜出去,外面的流量湧進來。俄羅斯曾於2015年的測試中嘗試著阻斷全球網路的連接,但當時外網仍能滲入俄國,短期來看,還有挑戰。

網路,該不該有主權伸張?

internet screen security protection
Photo by Pixabay on Pexels.com

網路在退去軍事用途的前身後,「網際網路」出現的初衷,就是要建構一片國家之外的虛擬世界,讓全世界(有可能全宇宙?)的人們能不受限制的自由交流,促進世界共融與溝通了解。有了網路「世界是平的」,只要不到1秒,就能從亞洲的最東端,和南美洲最南端的人溝通(只要他們都有上網的設備與路徑)。

隨著「假新聞」、「假訊息」流竄,造成社會動盪甚至影響國家命運,不只那些偏集權的國家,甚至民主國度,都加重網路監控力道,以避免未知的危害。但同時,卻也影響到網路獨立的本質與人們的自由使用權。

像是斯里蘭卡近來爆炸案,政府封鎖社群媒體,避免「假新聞危害」,維護「公共安全」。但也讓人疑慮,如此是否造成資訊不流通,進一步可能錯過一點恐攻線索,或是倖存者聯繫管道,少了溝通空間,讓莫名的仇視更嚴重?(如伊斯蘭恐懼症)

網路,應該就像南極,是所有國家不得聲張主權的空間。但這個南極不冷,也沒有企鵝,反而是塞滿世界各地的人,只要有人,就難免會釀出衝突,國家某種程度不得不干涉,否則只會造成危害。

但本質上,網路是世界相連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去主張他擁有某一部分,去分割出「自己的網路」。因為如此一來,網路的效用大大降低,宛如倒退回沒有網路的時代,世界互通成本增加,人的距離,越來越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