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反送中:從來不只是法律問題,以及身為台灣人的你為何要關心

64596595_2277745378978939_4877832815204368384_n
反送中人潮點亮香港的夜晚,圖片來源

2019年6月16日,香港政府宣布暫緩二讀極具爭議的《逃犯條例》修正草案,但仍止不住香港人捍衛民主自由生活的決心,以及對中國逐步進逼的恐懼。

為什麼?這一個關於司法互助與犯罪相關的法案,會引起百萬香港人站上街頭?這,絕非香港人容易犯法,也不是受到外國勢力操弄,更非台灣的政黨、學運團體煽動。而是從心底,真真切切的,吐出末日前的吶喊。

我想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政治系畢業,自然對時事有很深切的關心,加上自己曾作為一般新聞的工作經驗與興趣,更是隨時緊盯時事。

關於反送中,至今網路上能找到的實在太多太多,所以本來要投書的,就先作罷。這裡就簡單的談兩件事,一是反送中,從來不只是法律問題;二是身為台灣人的你,有必要去關心。

反送中的法律有什麼問題?

Demonstrators hold signs during a protest to demand authorities scrap a proposed extradition bill with China, in Hong Kong圖/路透社。

為什麼送中?以及中國壓力引起的香港積怨

香港人民反對的「送中條例」,全名2019 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 ( 修訂 ) 條例草案》為了方便需要以下簡稱送中條例」。

之所以會修正這條例,是因為去年台灣發生一對情侶兇殺案,男女雙方都是香港人。而在男方殺害女方後,他逃回香港,台灣因與香港之間沒有司法互助協議,而無法將犯人引渡回台審判。而香港因該案犯罪地點發生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檢方也無法透過謀殺罪等控告。最終只得以用洗錢罪名檢控。

由此看來,修法新增與台灣的互助關係,正常不過。應該也沒人會反對,甚至都贊成。

然而,這條例最大的問題,就在於加入了中國。

這件事情,從來不只是法律問題,但還是先說法律

64392846_2332161146868030_4079942584414240768_n
反送中的香港。圖/在香港勇敢抗爭的朋友提供。

與司法互助方面相關的法律,包含《逃犯條例》(香港法例第503章)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香港法例第525章)。這次反送中的,就是反對這兩個條例的修法。

本次修法(修法前後比較請見此超連結,內容由法操follaw所整理),將移交逃犯分為「移交逃犯安排」以及「特別移交安排」,其中將所謂「特別移交安排」這種特殊性質的,納入「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並將前述的「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屏除在一般移交安排之外。

什麼是「中央人民政府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的政府」?簡單來說,就是中港澳台,包含台灣是因為以香港的官方立場來看,台灣屬於中國。

而特別移交安排,不同於一般安排需經過

行政長官與行政會議→刊登憲報→提交立法會裁決同意或廢除

特別移交安排,只需要

由行政長官發出或根據行政長官的權限發出的證明書 (證明書 ) 述明以下(犯罪)事項

即可。

雖然香港政府主張《逃犯條例》移交程序還需要法院批准,但事實上《逃犯條例》賦予法院只能做形式審查,根本無所影響。

而相關犯罪事項,包含逃犯條例附表一,看上去都是很合理的犯罪問題,那為何大家會反對?

這件事情,從來不只是法律問題,而是中國

64317289_447908405987057_3202278228068663296_n
反送中的香港。圖/在香港勇敢抗爭的朋友提供。

讓兩百萬香港人站上街反對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他們怕犯了逃犯條例附表一所提到看來理所當然的罪刑,而是怕自己明明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卻可能因一句話或是一些行為,得罪中國政府,就被中國政府當作罪犯,要求香港移交。

有人會說,香港政府保證,因政治意見、種族、宗教、國籍的不移交(詳見連結),但問題是,中國隨便編個罪名,就可以讓人送過去,何必要政治罪?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先前「銅鑼灣書店」事件轟轟烈烈,正是因為該書店,明明在香港這塊言論自由之地販售批判中國政府的書,店長、店員、股東卻無故「被失蹤」,然後出現在中國受審。說實在,一個國家有不同意見很正常,不喜歡就不要看,但中國,卻是完全不容許不同意見的,並把魔掌逐漸伸到香港。

大家都怕,畢竟在香港,他們承受太多來自中國的壓力,不論是中國人不斷的移民,搶奶粉、排醫院,買地炒股,一點一點的壓榨香港的生活與生存空間,怎麼可能不反感?

而對商界人士而言,他們可能因為自己的市場投資得罪中國官員的利益,而「被獲罪」,或是在中國行商「被賄賂」,卻也因此獲罪。更別說此案一過,外資也可能認為香港的體系與架構,與中國大陸無異,而撤資,進而讓香港失去經濟優勢

再者,中國的法治之爛舉世聞名,在那裏,連舉世聞名的正版商標都可以敗訴給中國自家的假牌子,更別說缺乏無罪推定原則,以及只要靠關係,才會沒關係的現狀了。

香港的事情跟我有什麼關係

台灣人只要去香港,或是過境香港,都有危險

暫且不提同為民主的地方這點,今天這個條例只要過了,你就算只是過境香港,中國也可以找到理由把你帶走。

有人會說,自己平常不碰政治,有何畏懼?

但你不碰政治,政治仍會來找你。或許你相信的、參加的團體被他們指責為「台獨」,那你也會遭殃;或許你身邊有人犯了忤逆中國的罪,你就算清白,也可能被抓去當替代羔羊(像是以前戒嚴時期被抓去關的無辜大馬留學生一樣)。

反正極權國家要抓人,不用理由,也不用法律程序。

香港的現狀,正是我們面對的某種未來

香港雖然「回歸」中國,但一直以來已相對自由民主的方式,過著與其他民主國家相似的生活模式。而這也是中國當局所宣揚的「一國兩制」之特點,除了國防與外交,香港近乎完全自治。

然而,這些畢竟都只是文字章句,是一種不真實的理想,正如中共憲法所載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等字句,從來都不是真實的情況。

香港號稱有民主,但他們無法真正透過自己手中的票,直接去選出自己屬意的行政長官(特首)。特首是經由四個界別的行政選舉委員會選出,總共僅1200人,決定上百萬香港人的未來;更別說背後有中國的勢力,操弄親北京,而且佔大多數的「建制派」去決定。

故此,香港在2014爆發「雨傘運動」,要求真普選。但最後爭取不來,現在這位特首,正是中國高度認可的人。

由香港的有限民主例子,以及中國欲把香港打造成「一國兩制」示範區的事實,還有中國人大舉入侵造成的「生存問題」(「香港人給台灣人的勸告」、「香港人痛訴中國人造成的地獄」)來看,我們非常有必要關係這個隔著海峽的城市。他們的生活、的現狀,更提醒了我們,那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但卻是作出錯誤選擇後,非常有可能的未來。

我們都在自由民主的前線

D85zxTrXYAEvLUk圖/TIME

時代雜誌亞洲版最新一期,就以香港這次的反送中運動為題,說「香港正處於捍衛自由民主的前線」。

的確,面對全世界最大的極權國家,一個缺乏法治、把人民送去「再教育」掩蓋汙染事實以債務陷阱危害他國人們不能自由看自己想看的劇全世界通行的東西只有他們不行連「香港加油」也不能說的霸凌者,香港,真的是在捍衛民主的最前線。

為什麼7百多萬人口的香港(2017年世界銀行調查),卻有近1/4人(200萬)站上街頭反對?這可是幾乎沒有一場社會運動能達到的規模。為什麼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企業會願意讓員工罷工?為什麼教師們要群起反對

因為他們不只站在捍衛民主自由的前線,更是站在不被極權政府任意擺弄生命的前線。他們要捍衛的,是民主、是自由,是個能夠「生活  」 的美麗香江。

而我們台灣人,見到現在香港面臨的危機,更該意識到,我們要選擇怎樣的未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