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幾年後:5年 溫和的影響力 揮舞改變世界的翅膀

深夜十點,fish剛開完一場會,回到家沒多久,快速梳洗後,帶著滿足的疲憊。對著海的另一邊,電話的另一頭,說起了她的故事。(封面圖片為fish提供)

受家庭與高中老師影響 成為公民老師

classroom-2787754_960_720圖/Pixabay。

「我覺得我受家庭、高中老師影響很深,所以才選擇教師這條路。」

fish的爸爸是一個很酷的人,曾經擔任過導遊、記者、廣播節目主持人,對社會議題非常關切,也時不時與她討論,進而影響了fish對社會的關心。而在高中的時候,fish最喜歡的課,就是公民。公民老師帶給她更多不同的思考,也激發她未來想當公民老師的信念。

「所以我就這麼進入了師範體系的學校」fish說著五年前的那個決定。她曾經想過未來是當像爸爸一樣的那些職業,特別是傳播領域,她覺得很有趣。但基於現實考量,fish選擇了較有「未來」的師範學校。

簡單又困難的夢:「我想改變世界」

photo-1514355315815-2b64b0216b14圖/Unsplash。

「其實這些行業本質都是一樣的,都有他們的影響力」fish希望能當老師,就是出於這麼簡單但又困難的一個想法:

我想改變世界

fish認為,當老師(特別是公民老師),可以讓大家關心社會。一次可能無法影響一群人,但只要能從對一個人的影響開始,接而使他影響下一個、再下一個…越來越多的人被影響,產生一種連鎖。只要大家因此會開始關注公共議題、關心社會、關心世界,那就有改變的可能。

這個想法看似天真,但在fish擔任五年的教職生活以來,她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影響力,並且造成可能的改變。

fish舉了兩個例子;

她曾帶過一群外界看來應該是「放牛班」的孩子,其中學生的頭頭,因為某次考試相對較好的表現,獲得她無心的稱讚,「你有用功讀書喔!」讓這個學生從此認真上課,甚至會幫忙管起教室秩序。而她適切的鼓勵發言,也讓班上的孩子敢踴躍表現。

這讓fish明白言語的影響力,更讓她想到,那些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往往都被社會認為「無教化可能」而自暴自棄,但如果在成長過程中,能夠給予適切的支持與鼓勵,是否就能避免悲劇的發生?

fish相信教育的力量,可以拉人一把。

另一個造成影響與改變的例子,則是她在帶高一班時,曾經說過所謂的「無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所謂的無知之幕,簡單的說就是拋開自己的「有知」。每個人都像是準備登場的演員,站在舞台幕後,你不知道自己是什麼身分、出生在怎樣的環境,唯有布幕掀開才知道,所以不會做出對任何角色不利的決定。站在無知之幕後,才能對不同的人做出平等待遇得思考。

她提醒學生,升上高二後或許不再記得公民課上的那麼多東西,但永遠要記得,「把自己放在無知之幕後面」。

沒想到,這些學生升上高二後分到不同班級,但在國文模擬考,面對馬丁尼莫拉牧師對納粹大屠殺事件所寫的《起初他們》一文,要求解釋角色心境時,許多人用了「無知之幕」的概念。讓閱卷的國文老師感到訝異,fish本人則又驚又喜,好像真的做到了她的影響力,做到自己想做的樣子。

初入社會到顛簸的代理教職 

sam-mgrdichian-390682-unsplash圖/Unflash。

看似一帆風順的教職路,其實並非如此。

在任教頭一年,fish是在私立中學帶班,對於一個新人而言,獨立帶班、教課其實很不容易。雖然那些國一孩子很喜歡fish給他們自由放任的風格,但fish發現,應該要服務學生的他們,反而要變成「服務家長」。

不知怎地,那些家長比起給學生自由空間的老師,更喜歡東管西管的嚴師,對於fish教學風格的不肯定,便是讓孩子轉學。而這也使得fish受到重大打擊,第一年的教學生涯,fish過得非常痛苦,好幾次都在欄杆邊徘迴。

好不容易熬過了第一年,fish離開私立學校的教職,在各個公校間徘徊,擔任代理老師。也就是那些老師短期內無法上教學現場的替身,只是暫時的,因而充滿變動。fish並不喜歡這種不確定感。

而公立學校因為面臨少子化,學校也少開正式缺,就怕這進來的正式教師成為冗員。

「有漂亮的翅膀 何不用力飛翔?」

tim-mossholder-666762-unsplash圖/Unflash。

種種原因,讓fish仍然回歸到私校教學。私校就像公司一樣,做得好通常就穩穩地,不會再如同代理教師時滿滿變動。

然而,她這次遠走高飛。

恰巧看到海外台商學校有開缺的她,因為朋友的激勵,認為世界那麼大,應該要走出去看看:

你有那麼漂亮的翅膀,何不用力飛翔?

這句話,讓她下定決心,奔赴國外。

大學是探索的過程 不該侷限自己

oliver-schwendener-425511-unsplash圖/Unflash。

至今畢業已有五年,再度回顧大學時期,fish覺得,大學四年是人生最閒的時候。這四年對她而言,是個探索的過程。對於這段時間,與其說懷念,更多的是後悔。

她後悔的,是在這探索之中,她侷限了自己。大學應該要嘗試更多不同的東西,去多旁聽一些不同的課、去學一些從未學過的才藝等等。

fish說,在大學期間的「三大學分」:學業、社團、戀愛,她都有修。社團方面她擔任系學會長,這也使得她更能瞭解組織運作,以及換位思考;而在學業方面,雖然完成四年的系上學習,但仍是走在同一條路上。當她看見她輔諮系室友的課本,感到非常有趣,但當時沒有去試著旁聽或著輔系等等。如果當年不只把自己局限在公民教育老師這塊,現在的她,是不是就有更多可能?

畢業五年 溫和的改變世界 

jason-blackeye-330969-unsplash圖/Unsplash。

畢業五年後的fish,雖然在對外界相對封閉保守的校園,但她公民老師的身分,讓她無時無刻與時俱進,這也是她人生所堅持的。

在現實社會已經五年,fish明白,以前太過理直氣壯的她,無法有效且有力的做到影響別人。「世故」這個詞聽來不是很正面,但fish覺得世故是很中性的字彙,也是必須的。

「講話大聲別人不一定想聽」與其在那聲嘶力竭,不如用更柔和、更融洽的態度,讓大家接受你想表達的、你所希望的。

未來,fish還是希望能回到台灣,考上正式老師,就可以不用顧慮那麼多。好好用她的方式影響更多人,持續用那溫和的力量,改變世界。

=====================================================

其他人的故事:

【畢業幾年後】:2年,當個星火 溫柔的推翻這世界

你也是大學畢業一到三年的社會新人嗎?你想分享你的經歷嗎?又或著,你有其他想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屬於你自己的故事呢?

歡迎跟我聯繫,詳細資訊:

https://wp.me/p9GULr-j0

==========================

看更多故事、感受生活的每一刻;旅行到每個角落;品嘗各處美食;除了持續追蹤本網站,也不要忘記按敘事圈粉專一個讚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